在抖音上最赚钱的是谁

抖音不会拍?不知道如何在抖音变现赚钱?这里是专业的抖音培训课程基地!上百个专业的抖音教程教你快速变现

:点击直达

去一年,抖音向直播大步迈进,开放直播流量入口、优化直播广场、上线日结功能等;2020年,抖音继续加码直播,先后上线了“百万开麦”主播扶持计划、 音乐主播扶持计划等。那么2020年抖音赚钱最多的主播是谁?下面一起来看看抖音十大吸金主播盘点吧。10位主播收入都在2000万以上,仅1位主播收入超4000万。其中收入最高为4800万,收入最低为1478万。排名第一的是主播“孟想”,收入4800万,远超第二名。孟想是一位直播了4年的老主播,是抖音火山版一姐。目前其在抖音上有168万粉丝,发布视频作品137个,获赞160万。第二名是主播“阿尼亚塞牛”,收入3656万,粉丝数为163万。其荣获2018年度火山最佳男主播,被称为“火山一哥”,在2020年1月10日火山年度盛典璀璨之夜凭借超百万粉丝的人气,荣获“最珍贵的主播”和“十佳王者主播”两个奖项。抖音原生主播收入最高的是“忠哥”,收入3151万,粉丝数为1552万。2018年7月31日开始在抖音直播,获得抖音2019年度巅峰主播第十名。原生主播收入最高的女主播是“惠子”,总榜排名第五,收入2398万。从数据来看, 抖音主播的吸金能力还是相当强悍,尽管目前高收入主播有接近一半是此前抖音火山版的主播,但抖音主播的成长速度也很快。随着抖音直播的盘子越做越大,越来越多主播涌入,竞争或许会越来越激烈。主播们还需拓展直播外的更多可能,以此来反哺直播。

冠军主播为抖音刘小浩,当天的收入53.4万,亚军惠子48.4万,季节萌宝晴46.8万,甜甜35.8万,以沫33万,胜仔33万,利哥演技派29.5万,张小颠28.6万,刘小啦27.8万,朱容君免子牙27.8万

大家好,我想问问大家,抖音赚钱是真的吗? 在抖音上最赚钱的是谁

当然是真的了~商单、带货、直播打赏、私域流量,短视频创作者们主要靠这四点赚钱。

短视频诞生至今,有好有坏,众人褒贬不一,但毫无疑问只要做好了,这就是个赚钱的营生。至于其变现渠道,怎么都绕不开核心的「流量」这一关键词。而要解释这一点,也不难。

我们绕过「流量」这两个字,先说变现。在短视频账号的制作流程当中,「变现方式」是需要最先确认的一点。毕竟平台不给创作者发工资,不想好怎么变现赚钱,做短视频就变得毫无意义。

顾名思义,商单就是商业需求方向内容制作方下发的订单,简单理解为品牌方找 MCN 制作公司打广告即可。

商单可以简单分为两种形式:

【PS:MCN 机构也就是短视频红人的签约机构、经纪公司,是孵化、管理并协助短视频红人进行变现的公司,其与红人的关系可简单理解为经纪公司与演员之间的关系。】

对 MCN 机构也就是内容制作方来说,这两种品牌方下发的商单需求是随机出现的,根据品牌方不同时期的需求会有不同的要求,不过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通过代理公司下发,少有品牌方直接联系 MCN 机构的情况。

【PS:代理公司即广告创意公司,手中掌握推广渠道,且多数情况下与相应的品牌方有着年度框架合作协议。代理公司一般只做广告创意层面的工作,而广告是实际制作流程交给专业的影视制作公司进行。

这种商单通常是一次性的,少有品牌方与 MCN 机构签约年度框架合作协议、按期进行产出的情况。而每个商单依照红人的粉丝量与报价不同,价格在几千到几十万之间波动。

影响到商单报价的因素很多,包括粉丝量级、近期账号曝光量、账号垂类、粉丝画像以及粉丝黏性强弱等等,最终都会影响到商单报价的波动。

通常情况下红人商单报价是以季度甚至是月份进行变更的,而商单收入也会由红人与 MCN 机构进行比例分成。

需要说明的一点是,因为部分情况下品牌方对视频的曝光量有一定需求,所以 MCN 机构也会按商单的需求进行抖加充值与流量投放。因为抖加是付费流量,所以这也是短视频官方的收入来源之一。

而另一方面,因为短视频平台对商单的要求是必须要走官方渠道,比如抖音的「星图」。品牌方通过官方渠道下单,广告视频才不会被限流和降权,而这一过程平台方又会收取一部分渠道费用,着也是平台收入的一部分。

带货分为两类:广告视频带货与直播带货。

广告视频带货与上述商单形式相近,红人会在商单视频下方挂上商品购买链接也就是业内俗称「小黄车」,而后对视频进行推流也就是购买付费流量,通过增加流量与用户付费来增加自己的收入。

这种情况下的商单也基本分为三种情况:

第三种情况很少出现,前面两种是经常出现的情况。而其中说到的分佣,则是 MCN 机构通过与品牌方协商,在商品销售额中抽取一部分进行分账。根据商单情况不同,分佣比例也不同,最高可达到销售额的百分之七十。

至于直播带货,则是当下市场中的常规形式,也是平台鼓励的形式。

直播带货的商品更多,流量更大,销售额也比视频带货要高得多。而在短视频平台的付费直播流量政策上线之后,通过付费流量进行直播带货的 MCN 机构也就更多了。

【PS:直播带货一般分为平播和千川付费直播两种。平播指单靠自然流量进行直播带货,千川则是抖音官方的直播付费流量端口,与抖加相似,可以付费购买直播流量。】

在策划一场直播带货之前,MCN 机构通常会「选品」,也就是对品牌方的商品进行一定的筛选,而后进行排播。直播的形式也因具体情况而有所不同,近期涨粉比较快的直播账号是「美少女嗨 go」,这种账号就是纯粹的直播带货账号,短视频产出为直播带货服务。

随着短视频市场的发展逐渐壮大,市场监管也愈发严格。短视频市场中以「罗永浩」为首的一众账号在选品流程中的严格程度也逐步加强,直播带货中商品的质量与可信度也在逐步升高。

说到直播带货,不可避免的就要说到「供应链」这个词。「供应链」指的就是直播商品的生产、销售、发货、售后一系列链路,最初由带货自家商品的商家账号创造,后续成为一个业内通用的词汇。

好的供应链能明显影响到价格,其链路中包括采买、物流等关键因素在内的成本高低,都会影响到直播带货销售的成本,最终影响到售卖价格。

由此,也就造成了同一类甚至同一品牌的商品,在不同直播间的价格大不相同的这一情况。

选品过程中,品牌方或者厂家通常会以报价单的形式将产品合集给到主播与 MCN 方面,MCN 机构通过对产品价格的比对以及资质查验,最终选定商品进行直播带货。

直播打赏是一个老命题,从早期的熊猫、斗鱼、映客、虎牙再到如今的抖快两家,直播打赏一直是主播们获得收入的恒定方式。

主业是直播带货的主播们,也可以通过直播打赏获得收入,这是观看用户对主播的赠与行为,只不过他们的主要收入不来自打赏收入而是购买收入。

正因为打赏是观看直播的用户们对主播的赠与行为,因此平台严禁主播向观看用户讨要打赏,尤其是向未成年用户讨要打赏,这是平台严厉禁止的。

直播打赏收入的分配流程通常是这样的:先由平台与主播签约的 MCN 机构进行分成,而后再由 MCN 机构与主播按合同按比例进行分成。

这其中有着两份合约,不同等级的主播能获得的分成比例不同,不同等级的 MCN 机构能与平台谈下来的分成比例也不同,其中情况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

但有一点是恒定的:流量越大的主播能获得的分成就越高,一如在起点中文网中,大神作者的分成比例与普通作者相差巨大,而白金作者与大神作者相比,其分成比例也是不同。

在短视频平台上,单纯通过直播打赏作为收入来源的红人也不在少数。虽然有「一只小耳朵」与「小敏哟」这种头部 KOL 与腰部 KOC 的代表,但更多的还是新人主播。

直播是一个不错的流量端口,通过直播引流、增加粉丝粘性已经成为了起号初期的常规操作。很多颜值类主播在起号初期都是平播引流,后期则会转向更大的流量池,进行直播带货。

知识付费项目

狗狗鼻腔肿瘤吃什么药能控制 狗狗鼻腔肿瘤能治好吗

2022-6-25 19:23:39

知识付费项目

狗肿瘤是什么造成的

2022-6-25 19:31:40
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