胭脂扣-爱情是场滑稽戏百度网盘下载

2003年11月5号,梅艳芳在香港举办了最后一场演唱会,那个时候的梅艳芳已经是癌症晚期。演唱会上,梅艳芳和张国荣合唱的一首《芳华绝代》,句句歌词,是梅艳芳这短暂一生,骨子里却桀骜不驯的真实写照。最后梅...

胭脂扣-爱情是场滑稽戏

课程介绍

2003年11月5号,梅艳芳在香港举办了最后一场演唱会,那个时候的梅艳芳已经是癌症晚期。

演唱会上,梅艳芳和张国荣合唱的一首《芳华绝代》,句句歌词,是梅艳芳这短暂一生,骨子里却桀骜不驯的真实写照。

最后梅艳芳穿着婚纱站在演唱会的舞台上,说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还没有嫁过人,希望所有的情侣们都能够懂得珍惜。

仅仅45天后,梅艳芳,这一代芳华,一世绝艳的女子就因癌症晚期的肺衰竭去世。

令人没想到的是同年张国荣也不幸逝世。

两个人合作主演的《胭脂扣》,成为了大众心中那魂牵梦绕不能忘怀的一部绝作。

《胭脂扣》讲述了一位痴情不改的女子如花,在黄泉路上痴等50年,只为了找到相约赴死的爱人十二少,携手来世,再续前缘的故事。可这50年间,如花不曾见到她爱人的身影。为什么十二少不来?是黄泉路上阴差阳错没能相遇吗?

50年了,人间早已变换了模样。如花不能再等了,她想要最后给自己一个机会,放下这沉沉的执念。

于是,如花向地府求来七天重回人间,寻求爱人。

如花究竟能不能如愿?这看似深情的相约赴死,背后又隐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?

也许《胭脂扣》这本书,能够让你更加透彻地看清男女双方在爱情里各自的状态。

本书的作者李碧华,是中国香港著名作家、记者、编剧,也是《霸王别姬》、《青蛇》等小说的作者。

正是凭借着电影《胭脂扣》剧本,李碧华获得第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奖。

接下来,我将为大家解读《胭脂扣》这本书的精华内容,你将听到一段离奇辗转的,女鬼来到人间寻找爱人,最后割舍前缘的故事。

通过这本书,你将会学习到:在爱情里,男女双方的私欲都是什么?爱情里美好的一面和罪恶的一面都是什么?

最重要的是,这本书打破了传统的生死相许的圆满结局,客观犀利地窥探人性中的私欲。

下面就让我们开始学习吧!执念,是在黄泉路上多停留一下

这个故事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的香港,袁永定是一家报馆的广告部员工,这天晚上,袁永定正在等女友下班一起吃饭。

永定的女友也在这家报社工作,是楼上八卦娱乐部的。

这一天正好是香港小姐选秀节目淘汰赛,女友为了追最新的新闻,也没给永定个准确的下班时间。于是永定只好边看报纸边等。

这个时候,一位冷艳的女子走了过来,这位女子的装扮有些复古,在报馆里显得格格不入。一时间,永定以为是香港小姐候选人跑了出来。永定仔细看了一下,觉得这女子的装扮有些俗,但是却因女子的天生丽质,这点俗也就不算什么了。

此时永定还不知道,这位女子是从阴间跑上来的女鬼,名叫如花。

如花一上来,也不知道受到什么驱使,就来到了这家报馆,她冥冥中觉得,上来遇到的第一个人一定会帮到她。

如花有些怯怯的开口说了话:“先生,我想要登一段广告。”

看着眼前的女子,永定回过神来,把刊登广告的规则和费用都讲了出来,又询问寻人启事的内容。

如花皱了皱眉毛说:“请你写‘十二少:老地方等你。如花’”

永定问如花的姓氏,但是如花根本不知道,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。

永定失去了耐心,想着给如花打个折总可以了吧,谁知道如花却说,自己没有你们使用的钱。

什么叫做没有“你们”使用的钱?永定觉得这个如花一定是仗着自己有姿色,四处在勾引男人。他冷淡地收拾了一下办公桌,关上了灯,把如花赶了出去。

这一幕正巧被同事小何看见,小何询问了一下怎么回事,永定没好气地说道:“撞鬼”。

永定没想到的是,这句话还真让他说对了,他还真就撞鬼了。

女朋友的电话终于来了,但是永定等到的却是“我不能同你宵夜了。”永定心中失落万分。袁永定,和他的名字一样,他对一切增加情趣和浪漫的东西并不娴熟。

而在女友身上,永定找不出半点楚楚可人,娟娟秀气。倒是骄傲忙碌,骄横苛责。

永定自己落寞地准备回家。走着走着,他觉得后面有人蹑手蹑脚地跟随,他以为是自己那调皮的女友,于是出其不意地转身,谁知道没见到人。

再回头的时候,如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

如花恳求地说:“先生,我一定要找到他,一定要知道他的下落,我只申请了七天,先生你就同情我吧。”

如花说的没错,她只有七天时间,但是如花后半句藏在心里话却是:这七天是她用下辈子七年的阳寿换来的。

人有了执念,就会不顾代价地孤注一掷,连鬼也一样,把执念带到了黄泉路上还不肯罢休,还要堵上下辈子的命,也要求一个结果。

永定动了恻隐之心,但是怎样帮呢?如花说她要去石塘咀看看。

两个人往公交站走,路上遇见了一个测字的摊位。

如花想要测字,从一堆小字条中抽出了一个“暗”字,本以为这是不好的征兆,没想到测字先生说:“日内有音,近日就可以找到,日加日阳火盛,此人在人间。”

如花心中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惊愕,喃喃道:“他竟然比我快。”

此时的如花还不知道,这个尚在人间的含义,并非轮回转世之后。

如花跟着永定一同上了公交车,得知永定要在填海区那边下车,就问那附近是不是有一座太平戏院。永定说早就拆了。

如花娓娓道来,自己小的时候就在那座戏院看陈宝珠的戏,那时候演的是“牡丹亭”“陈世美”。

在如花不断的缅怀中,永定终于有所察觉,他指尖发凉:“你是什么人,你是——人吗?”如花自言自语:“去的时候,我二十二岁。等了很久,不见他来,按奈不住,上来一看,原来已经五十年了。”

这可把袁永定吓坏了,连忙央求如花饶命。

如花仍旧在原处没动,把上一世的情缘说了出来。

原来这如花是当年倚红楼的红牌阿姑,她所寻的人十二少,是南北行三间中药海味铺的少东家,眉目英挺,细致温文。原姓陈,叫做陈振邦。

那一晚,有阔少邀约如花,就是在那座中,如花偶遇了十二少,也许是缘分,也许是冤孽。

如花一入席,十二少就对她目不转睛,言笑间,如花也被十二少所吸引。

为了摆架子,如花不便逗留太久,片刻后就借口要赶下场走了。宴席中间,如花又赶来了一次,散席后,如花暗示了十二少,三天后来找她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电车到站了。

如花因五十年的等待和不舍,不肯入轮回,用来生七年的寿命换七日人间寻爱,如花心中为何这样执着?

其实李碧华的故事很是巧妙,她从不在文字间道明原委,而是让读者循着一丝线索去追寻,比如从一开始,李碧华就已经为如花的身份埋下了诸多伏笔。

如花复古的打扮,凄冷的语调,没有钱,没有姓,还有袁永定一回头不见人,再回头如花突然出现,都巧妙地暗示了读者。

那这段情缘中还暗含着怎样的缘故呢?女人谋取爱情,男人谋取生存

下车后,如花已经不认识如今的香港了,自然也无从找起,无处可去。于是袁永定好人做到底,把如花带回了家。

没想到女友来了电话,袁永定吞吞吐吐,被女友听出了猫腻。

凌楚娟风一般赶来,进门就看见了如花。永定连忙解释,可这些话,说出来谁信呢?

最后紧急关头,还是如花主动证明了自己的身份。事情告一段落,凌楚娟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如花,作为娱乐记者的本能,她心生了诸多疑问。

凌楚娟一语道破:你们两个如此情投意合,为什么十二少不娶你?

如花眼中有些悲戚,娓娓道来。

当年,十二少为了取悦她做了很多事情,还特意地为如花定做花联,上面写着:“如梦如幻月,若即若离花。”还差人定制了一张昂贵的铜床,专门送给如花。

这期间可以看出十二少在风月场上的手段,这手段里也是包含着真心。如花自然很是感动,她这样坠入红尘的女子,能够得到一丝真心相待,都是让她觉得值得庆幸。

虽然他们两情相悦,但是身份悬殊,况且十二少已经订婚,未婚妻家世背景很是匹配。如花自然没敢有做妻的心,只想着屈居妾室,但是陈家父母绝不同意。

为此,十二少和家中决裂,单独出来租了个房子。如花离开倚红楼和十二少一同生活,告别了风月场。

多少穷途末路让彼此从相爱,变成相憎;多少的世俗琐碎,让爱情变成了捆绑彼此的枷锁。

又有多少的奋不顾身孤注一掷,被现实撞的粉碎而苍凉。十二少心中也清楚,没有家庭经济的支撑,他这样一位养尊处优的大少爷,根本支撑不起两个人的生活。

那十二少该怎么办?此时的凌楚娟犀利地问了如花,那十二少是打算吃你的软饭了?

这话一出,如花有些受辱的感觉,她辩驳说十二少没有靠她养,十二少有骨气。他去学了戏。

这世界没有哪个人愿意他人说自己所钟爱的人不好,如果有不好的地方,那也不想被外人说道。

但是唱戏这种需要吃尽大苦,才能成名角儿的行当,对于半路出家还养尊处优惯了的少爷,注定不能凭着这一行当来实现经济独立。

如花之所以要把这件事情说给永定他们听,是因为心里存着一股劲儿,她不想让别人看低了她心中爱着的那个人。

可想而知,最后十二少没能成功。时间一久,十二少心情抑郁,不被家里所容,也不被社会认可。

有的时候,十二少还会以冷酷的面孔对着如花,甚至是无故发脾气,发完脾气后,十二少也会后悔,然后他会抱着如花痛哭。

十二少的家中回话了,要是他回头,这个家永远都欢迎他回来,只要和如花断绝联系。

十二少的心怎样想的,如花不知道,但是如花在心里也害怕过,这段感情最终抵抗不了现实的压迫。

最糟糕的是,十二少心灰意冷,染上了鸦片。如花见他如此痛苦,也会陪着他抽几口,暂时忘却这世俗的艰难。后来的日子实在是难熬,如花萌生了一个念头,那就是殉情,既然生活在这世上如此艰难,还不如一同死去。

于是两个人相约一同吞鸦片,一勺一勺像是吃豆沙那样吃进去。如花吃的多,先死了,在地府等着十二少,但迟迟没有等到。

两人死的那天是三月八日晚上七时七分,于是“三八七七”就成了两个人约定的暗号,唯一的默契和线索。

如花在爱情里是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的,生死都可以抛却,在她的口中十二少为了这段感情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但是却被生存的压力击倒。

十二少痛哭的时候,如花默默地陪在他的身旁,你说十二少不爱如花吗?是爱的,但是这爱一旦和现实相互较量,那就失去了浪漫,只剩下残酷。

十二少努力地为了生存而降低身份去唱戏,但是根本改变不了现状。

男人最容易看到的是生存,其次是爱情,要不然十二少也不会冷眼相待如花,也不会失声痛哭。

而女人首先看到的就是爱情本身,认定的人,即便不好,也不允许比人说不好,即使他懦弱痛哭,也会给一个理解和拥抱。爱情是一场阴谋,也是一场豪赌

凌楚娟和袁永定得知了这个信息后,至少知道了一个方向,但是这个数字可能是地址,可能是车牌,寻找起来犹如大海捞针。

第二天,为了帮助如花找寻十二少,袁永定跑进了图书馆查看关于香港风月场小姐的历史,但是一无所获。

他又去了十二少家那里,但是毕竟已经五十多年了,街道早变了样子,找不到线索。

袁永定也为了如花的事情特别伤心,凌楚娟看在眼里,心中生出了醋意,平时倔强的她,更加凌厉,逼问永定为什么对一只鬼比对自己还要上心。两个人一来二去的,在吃饭的小馆吵了起来,不欢而散。

这期间,永定从朋友那里听到在不久之后有一场汽车牌子的拍卖会,正好有一个车牌是三八七七。

永定灵光一闪,决定去看看,万一买了这个车牌的人,就是那转世投胎的十二少呢?

永定在那天进入了会场,终于等到了那个牌子的拍卖,不知道谁喊到了两万五,就再也没人抬价了。永定心中既紧张又忐忑,他祈祷,成交吧,赶快成交吧。

但是遗憾的是拍卖官觉得底价两万,只叫到两万五,不太满意,所以不打算卖出了。这个时候,永定听到后座的男子说道:“这车牌真邪,两次都卖不出去。”

永定想要找刚才那个叫到两万五的买主,但是就只能确定一个方位,一散场,大家一出门,人海茫茫,到哪里找得到呢?

永定心中郁闷,一是女友不理解自己,还吵了架,二是如花这边也毫无头绪。

永定好像时运不济一样,一出会场,一辆私家车闪过来,永定闪躲不及,手先着地,手臂受伤肿胀了起来。

从医院回家后,永定躺在床上,心中苦闷,胳膊疼的让他魂不守舍,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凉意,原来是如花来了。如花的手就像是一块真丝,在永定那痛的地方来回地摩挲,永定感觉好多了。

永定的心不安定了,和女友比起来,如花就是白月光一般的人物。但是永定知道,自己和如花是不可能的。之后,永定听说凌楚娟患了重感冒,于是连忙赶去,看见病中楚楚可怜的女友,让永定有了怜爱之心,两个人重归于好。

男人女人相处的时候,总有溜号开小差的时候,但最后会发现,天边月遥不可及,眼前人才是心上之人。

爱,终归是长久的忍耐和恩慈,而不是一场意外的惊喜。

时间渐渐过去了,眼看着七天就要到了,可现在一点眉目都没有。一天,永定突然发现如花胸前悬挂着一样物件,是一个小匣子,鸡心型的,用一个细如发丝的金链系着。

如花打开那个小盒子,用小手指头在那团东西上点了一下,然后轻轻地在掌心化开,再轻轻拍在脸上。

原来这是一个胭脂盒子。如花悠悠地说:“我一生中,这是他给我最好的礼物。”如花珍惜地把胭脂盒子关上,细碎的一声。就像关上一座冷宫的大门。

也正是这个盒子,让永定有了眉目。那天也是凑巧,阿楚和永定逛一家旧物店,本也没指望能找到什么。谁知永定一抬眼就看见了和如花脖子上戴着的一模一样的盒子。

随后,在那家店里,永定发现了旧报纸。那报纸上的内容正是关于如花的,上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写着:

“名妓痴缠,一顿烟霞永诀;阔少梦醒,安眠药散偷生。”

十二少没死?不是吞的鸦片吗?为什么是安眠药?诸多疑惑萦绕心中。

永定和阿楚俩忙赶回家见如花,这几日如花一直借住在永定家中。他们把事情告诉了如花,十二少没死,尚在人间。如花听后失声痛哭:“他没有死?他不肯死?”如花昏昏然站起来:“我永远不要见他。”

说完,如花就要走,永定着急发了火,他为了这件事到处奔波,现在真相是一阵谜团。如花就要一走了之?这可不行。

永定生气了,阿楚和如花都被吓到了。然后如花悠悠地道出了真相。

原来,十二少最后实在受不了没有家里经济支持的苦,想要和如花分手。

如花知道,十二少和她分手,是因为她自己的身份不配。但是十二少就这样回家去,今后,她和十二少就再也不相干了。

一个越升越高,一个越陷越深,将会是天壤之别。

十二少是自己如此心爱的爱人,之后要和程家门当户对的小姐成婚。那位程家小姐如果不计前嫌,幸福的生活就是唾手可得。

自己呢?苦心经营,最后就是一场过眼云烟。

如花不甘心,最后相约赴死其实是一场预谋,如花怕十二少下不了决心,在分手那天,提前在酒里放了大量的安眠药。

如花殷勤地劝酒,然后当着十二少的面吞下鸦片,而且分给了他一份,不等回应,就交代后事。

如花脸上闪过一丝阴险,如果十二少有一点真心,就死于殉情,如果他掉头就走,也会死于大量的安眠药。

这是一场心理上的豪赌。此时的十二少不知道的是,他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一死。

十二少被如花的举动逼到这里了,颤巍着拿起了鸦片。如花舒了一口气。

但如花没想到的是,十二少被陈家人送去医院,救活了。

如花的时间就要到了。永定和女友本想着在最后的时刻,带着如花好好玩一下香港。但是一个偶然,让三人重新燃起希望。

永定竟然搜索到了“三八七七”的传呼机,联系到了十二少的儿子。

得知那十二少败光家产,嗜好鸦片,也不管妻儿,如今在片场跑龙套。想要见到,恐怕也要明天,永定怕如花等不了了,眼看时间要过了。如花却毅然决定推迟一天,这一天的代价恐怕要用下辈子的苦来偿还了。

片场喧闹,一群龙套演员穿着同样的衣服,让人茫然无头绪。

突然听见一位老人的干咳,然后向着厕所走去,吐了一口浓痰,嘴里哼着粗俗的话:“当年屙尿射过界,今日屙尿滴湿鞋。”

两人正感到厌恶,一回身叫如花,发现如花不见了踪影,任两人如何叫,却再也不见回应。

李碧华没有明确地交代结局究竟是怎样的,如花找到十二少了吗?那个老人是十二少吗?

李碧华都没有明说,但是我们能够猜测一下,当年那个意气风华的英俊少年,如今粗鄙堕落成不像样子。

如花认得十二少吗?如花为何不辞而别?当时阿楚说十二少吃软饭,如花都要为自己的爱人辩驳一下。没想到如今爱人狼狈不堪地出现。

十二少最终没去赴死,而是选择苟活,他错了吗?也没错,他有选择生死的权利,但却少了不顾一切的勇气。

如花没错吗?如花有错,她为爱成魔,被强烈的占有欲控制,策划了一场谋杀,如果得不到,那就毁掉他。人都是自私的,在爱情里更是自私的。这世间从来不少爱而不得的怨恨,也不少得不到就毁灭的执念,更不少痴情错付也要不断加码的豪赌。

而这些都不是最好的选择,生命需要断舍离,放下心中的执念,无能为力的事情,当断;生命无缘的人,当舍;心中的烦欲,当离。

目之所及,皆是回忆,心之所想,皆是过往,当下执念才能回归安宁。

结论

今天,我们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了学习,现在我再来为你总结一下:

首先,故事从如花作为一个女鬼来到人间寻找爱人开始,如花死后在黄泉苦等了五十多年,也不曾见到相约赴死的爱人十二少的身影。于是折损了下辈子七年的寿命,来换来阳间七日的寻找。

然后,我们了解到,在这场爱情里,十二少为了和如花这一红尘女子在一起,违背了家庭意愿,决然和家中断绝关系,但是却因为经济压力而崩溃。而如花依旧为了爱情守在十二少的身旁。

最后,我们才知道,原来这场看似痴情缠绵的爱恋,也裹挟着阴谋,如花为爱成魔,得不到的就要毁灭。

而十二少则做了那个负心薄情的男人,对如花、对妻儿,都没有尽到责任,而是变得粗鄙堕落。他们的爱情,就像《胭脂扣》歌词中唱的一样,“誓言幻作烟云字。”

怎样的爱情才是最好的呢?每个人的定义不同。但是爱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是相互的守护和成全。

在爱情里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,爱在困难面前不是一种选择,而是一种审判,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把爱放在最高的位置。

对于一段关系来说,你应该爱你的爱人,而不是占有他。

而对于人生来说,不如意的事情十有八九,放下了执念,也就放下了恩仇,才能活的痛快洒脱。

综合教程

相约星期二-在痛苦中看到平静的力量百度网盘下载

2021-12-22 18:02:20

综合教程

潘玉良传-如何修炼成的不怕老女神百度网盘下载

2021-12-22 18:02:34
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